馆内动态
业内动态
全站检索
 
首页 > 美术动态 > 业内动态
谭平:关于教育我想说的是(下)

在柏林

  1989年,谭平在留校任教五年之后,来到了柏林,攻读研究生。在自由气息浓厚的柏林艺术大学,谭平真正置身于强调个性独立的教育环境,接受现代艺术的洗礼,这些所带来的影响,反映在他的艺术创作上,是开启了他的抽象艺术创作之路;而在教育上,则直接奠定了他日后回国之后的以基础教育为重头,强调跨学科,强调艺术综合能力的培养,以及开放学院教育等一系列具有自由精神的教育理念。

  “在柏林艺术大学,我的第一次课就给我很深的印象。我画的人体素描被老师评价为说:画得真好,特别像马蒂斯!站在边上看的同学在笑,我感觉到他们的笑稍微有点儿怪。后来我才知道,当一个老师说你像谁的时候,潜台词是你很无聊,一点价值都没有,无论你画得多好。这一句话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回想我们的教育是谁画的好学谁,以至于成功者甚少,大多在学习大师的过程中被他的光环所遮蔽。从那以后,我学会了另外一个方法:如果遇到特别喜欢的艺术家或作品,看完之后思考如何做的与他不同。这样才有我存在的价值。”

  “我们惯常的教学常常要求学生临摹与写生,在好的造型基础上进行发展,这是其中的一种方法。但是还有另外一个方法,就是:所有学习的东西都是你的对立面,在这种态度指导下的学习,结果是不一样的。你会有角度、有分析、有个人性,这样才能呈现你自己的特点。这是一个重要的观念性转折。我曾给学生上过大师作品临摹的课程,要求分析它,并且用自己的方法解构它。我在跟学生讲课时经常说,我们应该弄一个录像,实况直播某个大师的创作过程,然后告诉大家不要学他,学他永远成为不了大师,只有与他不同才有自己的出路。”

  “在国内我们经历的都是古典艺术的训练方法,我是到柏林艺术大学之后才理解现代艺术是如何进行训练的。在这里的教学是将艺术的本体语言分门别类的加以训练。注重分析与理解,强调学生感受力的启蒙。视觉的发现、听觉的开启、触觉的感知和思维方式的训练,在多个方面进行。将听觉如何转换成图像课程上,在学院大厅里放着不同的音乐,摇滚、古典音乐、现代音乐,交替播放。学生这个时候特别注意听,不能分析,只能通过直觉,将这种感觉与自己的身体表达有机地结合在一起,通过抽象的线条将感觉转化到画面上。画面的呈现并不是特别的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听觉会变得非常敏感。还有一些其它的转换方法,通过触摸,把不同的材料感觉转化成一个画面,这些训练并不局限在视觉领域。这些教学方法从包豪斯一路走来,从听觉到触觉,从偶发到逻辑思维……非常的丰富。通过这些训练与启蒙的学生在表达自己观念的时候,完全是根据自己的需要选用绘画、装置,影像,行为的方式。时代决定了艺术教育观念的变化,原来专业化的教学方法远远不能满足今天艺术家表达的需要 。所以说, 今天的艺术教育应加强平台建设,而不仅仅是专业的建设。今天的教育不是建构一个坚固的堡垒,而是一个开放的空间。”
 

倾注于设计系的实践

  1995年,作为核心筹建人之一的谭平积极参与主导中央美术学院设计专业的建设工作,鲜明独特的教学理念和显著的教学成果迅速在国内设计教育领域占据领先地位,建构了一个面向21世纪的中国当代艺术设计教育与研究的学科体系,并在国际范围内产生影响。

  “经过五年的学习获得了学位之后,从德国回来继续在版画系从事教学。在版画教学中也做过一些新的教学实验,但是总的来讲很多想法做不了。正好中央美院筹建设计专业,学校希望我参与筹建。尽管我对设计了解不多,但这是一个新领域,很有挑战性。当时学校给了我非常大的自由空间,整个的基础课程以及一些教学方法都是按照我的想法来进行的。”

  “当时国内的设计教育基本停留在工艺美术阶段,基础教学都是素描、色彩、图案、三大构成等,还有一些基于专业的技法类课程。美术学院做设计教育要做成什么样子的?如何做的不同,有自己的特色?如何适应时代的发展和人才的需求?当时想了很多,和大家一起讨论逐渐明确了目标。在中央美术学院做的设计教育就是要以艺术为核心,以艺术为出发点的设计教育,它强调对人的启蒙,将艺术、人文、个性作为课程建设的核心。围绕这个核心的课程占了基础课的80%,后来我做了系主任,更加强调综合基础的重要,把基础教学的时间延长到两年.美院的设计教育逐渐有了自己的特色,毕业的学生也在设计与当代艺术领域展露头脚。”

  “一个院长的理念很大程度决定了学院的方向,不同的时代确实有不同时代对教育的理解。设计系建立时我强调基础最重要,各专业既独立又联通。整个学院的教学结构像是一个扇面,扇子打开,底部是基础,支杆是各个专业,专业之间由扇面连在一起,这个扇面就是一个平台,是最大的一块,重要的是之间的关联。最重要的是底部的链接点,可以打开,也可以合在一起,这就是设计教学的结构关系。”

  “所以在教学过程中非常强调交叉课程。同样做一个小课题,会有平面、建筑、产品的学生参加,同时各个专业的老师们也都集合在一块。一个学生的作业,由这些不同科目的老师共同点评,角度不一样,观点完全不一样。一个老师认为好,另外一个就认为不好,他们进行辩论,争得面红耳赤,这种情况是挺多的,学生都在看着呢,学生会琢磨,到底谁对呢?蛮有意思的。”

  “教育是一个过程,是一个在教学中逐渐认识自己的过程。我在课程中,一直不强调最终结果的正确与否,不以某一张作业结果恒定好坏,而是强调学生参与的状态。有一个文字转化的课程,我写了很多词,如‘痛苦’、‘快乐’、‘恋爱’、‘崇高’……都是文字,每个人要用两种颜色组合表达这些概念。这事儿的判断可就难了,两块黑弄到一起也可能是快乐的,也可能是痛苦的,总之你弄出来之后放在一起大家可以看,你要给大家讲理由,讲故事,大家可以评价,可以讨论,还可以通过投票的方式得到一个似乎民主的结果。快乐的感觉具有普遍性,两块黑放一起,大家一投票都认为不快乐,但是你可以坚持你的感觉,有时民主的结果对于个体无效。恰恰通过这样的过程每个人可以认识你自己,每个人除了判断自己还要判断别人,在这样的过程中学生获得很多,对教学的老师也有启发,特别是教师在其中应当扮演的角色。 这样的基础训练还有很多,我出过一个特别小的册子,里边全是上课的小案例。”
 

改良,还是改革?

  2003年,谭平开始担作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分管教学工作。在十余年的教学管理工作中,谭平试图将它在设计系建构的教学方式推广至全院,但这一过程中面临的阻力与困难,常常是理念与体制、利益等多重关系交织在一起构成的“改革之难” ,而谭平认为,他所主张的艺术教学改革最根本的目的,是要强调每个人学生的价值,改变艺术教育作为精英教育的固有传统。

  “中国的艺术教育前十几年在不断的扩招,现在停了下来,又进入了一个新的节点,我想在这个时候,观念的转变势在必行。当然任何的改革不是有一个简单的理念就能解决问题,而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只要一改都会牵扯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有些专业或课程在原有的结构当中是很重要的,改完之后那个东西可能会变成边缘,这些课程的教师就会没有课可上,这个阻力会是很大的。我想,现在的教育改革正处在一个节点上,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难题,但不做大的结构性的调整,是不会有未来的。”

  “我曾经的一些改革想法在设计学院的实验中有一些结果,但是如果在其它院系推行就有困难,原因是在一个传统深厚的学院,师承关系是主要特点,这些老师从美院毕业就留校,所受的教育是美院原有的专业教育,方法和理念也随之延续。 改变美院的教学,既要在教育观念、结构、方法上改变,我以为,最重要的是改变教师,更准确的说是年轻教师的观念以及知识结构,让他们了解现代教育的理念的变化,参与到当代艺术实践中来,这样才能真正影响和改变美术学院的教育。我曾有计划地组织一些年轻老师通过举办展览,组织现代艺术基础讲习班,经过实践进入当代艺术的领域。利用国际艺术院校调研的机会,让他们了解今天艺术教育的现状,教学观念的发展以及具体课程的教学方法,不断扩大视野,看得多一点儿,感受多一点儿。只有他们改变了,美院才能真正改变。”

  “我想用两个字来形象的描述教育观念的变化。一个是学院的‘院’字儿,一个是学校‘校’字儿。‘院’,洗耳恭听,‘校’,树下交流。状态不同,观念也大不同。一个是上下的关系,一个是平等的关系。一个是师徒关系,一个是朋友关系。今天的教育是一个平等交流和互相学习的时代。还是那句话:态度不同,结果也不同。”

  “在教学过程中,我们都会面临着一个传承的问题,让我们没完没了的纠结。我想,这个问题应当在不断发展中,传统和创新二者得以连接,展现新与旧,历史与未来的和谐。我经常想,如果传统与创新同在一条河流之中,那么两者谁是发源地呢?如果传统是发源地,创新也就成为了这条河的下游,问题就来了,一个没有传统的国家就没有了创新了吗?事实并非如此。我还是想把很多大的课题回归到每个独特的个体来思考,回到每个人去想,这样的教育也就脚踏实地,传承的大问题也就好理解了。我们每个人生活在这块如此丰富又受区域影响的土地上,我们每个人所受的文化影响与教育也如大不相同,但是我们基因里都有共同传统的一部分,同时又是一个新的生命。教育的目的就是使这个有着共同基因的新生命成为一个个具有独立精神的人,每个人都是一个创造的发源地,涓涓细流,汇流成河,最后成为一条生生不息的大河。我们所说的传统不是死的传统,是活的、生动的传统,我更愿意把传统称其为‘后未来’。‘后未来’,如同运动项目中的赛艇,运动员的后背面向终点的方向,他的目光朝向出发的地方。我们的目的不是回到过去,而是需要知道我从那里来,而内心的视野是投向未来,每个艺术家都希望自己的艺术在未来成为传统中的一部分。”

  结语:作为一位艺术家,谭平的创作以其独有的严谨与内敛,实现着艺术的纯粹与精练之美,作为一位教育家,谭平则更像一个温和但笃定的理想主义者,在泥沙俱下的现实中持久坚持与执着着他对教育的热忱,谭平及其理想所走过的足迹,也必将对中央美院,以至中国当代艺术教育留下深远影响。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熊晓翊

 

相关文章
2017青岛商业地产竞争力高峰论坛开幕 儿童产业引关注 [2017-7-31]
青岛西海岸新区“文化航母”鸣笛起航 “荣德海岸壹号”城市文化新地标闪亮第九个国家... [2017-6-3]
“琅琊文化”在时间博物馆里精彩绽放 [2017-5-27]
琴岛荣德2016春季艺术品拍卖会 [2016-7-15]
古代书画家是如何谋生的? [2015-6-9]
黄岛电视台《我的乡里乡亲》电视纪录片,正在播出!敬请关注! [2015-6-4]
谁将接手全球最贵中国艺术品? [2015-3-25]
文化场馆回归公共服务才有出路 [2015-1-21]
告别美术馆工程时代? [2015-1-15]
《故宫日历》走红:老版身价翻三十倍 [2015-1-9]
艺术品拍卖应多元发展——“第五届中国艺术品市场高峰论坛”举办 [2014-12-22]
张大千:绘制赝品的绝顶高手 [2014-12-19]
11件珍贵文物入藏国博 有文物一度颠沛流离 [2014-12-18]
友情链接 | 搜藏网 | 世界艺术品网 | 故宫博物院 | 北京琴岛荣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 雅昌艺术网 | 中国美术家协会 | 中国收藏网 | 中国当代艺术网 | 中央美术学院
青岛名家美术馆 版权所有 开馆时间:上午9:00-12:00 下午13:30-17:00 电话:0532-86998098 0532-86998578 传真:0532-86998578
馆址: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唐岛湾漓江西路666号 网址:www.mjmsg.cn www.qdmjmsg.com
邮箱:qdmjmsg@163.com 鲁ICP备11215581号